您现在的位置: 白河县人民政府> 美丽白河> 清风读吧

外婆给过我……

作者:黄秀春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2日 浏览次数: 【打印文章】

 在我们成长的路上,总会有一两位老人给予我们格外的疼爱,她给过我们父母无法给予的温暖,让我们终生感念,这两位老人一般都是祖母和外婆。很多人在孩提时代最幸福的事情便是盼着放假,去乡下的祖母或是外婆家度过快乐的假期,在乡下孩子们能尽享自由,尽享溺爱,尽享特权。我自小便与奶奶和外婆感情特别深厚,但凡跟奶奶外婆相关的歌曲故事影视总能激起我的共鸣。  

“那是外婆拄着杖将我手轻轻挽,踏着薄暮走向余晖暖暖的澎湖湾。一个脚印是笑语一串,消磨许多时光,直到夜色吞没我俩在回家的路上……”这首台湾歌曲《外婆的澎湖湾》已经传唱将近30年,它是民歌手叶佳修听说歌手潘安邦与外婆的故事后第一次为别人填词谱曲的歌,潘安邦拿到词曲的第一时间打通长途电话唱给自己的外婆听,潘安邦凭此曲一炮而红,直到现在这首歌旋律一响起,许多人都能跟哼唱,足见它跨越代与地区的魅力。有人这样评价《外婆的澎湖湾》:“潘安邦的故事,叶佳修的代表作,校园民歌运动的纪念碑,乡土情怀的音乐写真,童年生活的纯真回忆,影响一代人的不朽之作”。

周杰伦也有一首自己作词作曲演唱的《外婆》,对于年轻人狂热追捧的周杰伦,我实在谈不上喜欢,但是他的《听妈妈的话》和《外婆》让我对他增加了几分好感。歌词表现他很在意老人的情感,他很想用自己的努力让老人高兴和微笑。一个年轻人由衷的写下这歌词,说明他很在意他的亲人,他的妈妈和外婆,通过自己的歌声表达对他们的爱,通过他的歌曲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体会到什么是孝敬老人,老人所需要的不是钱和物质,精神享受是老人的主要需求,这是一首具有教育意义的歌曲。

我对外婆的感情一点不比两位歌星差,小时候每年的寒暑假我必定要去乡下外婆家住上十几天。外婆的那座土坯房破败矮小,透风漏雨,可在我的童年时代却是我的乐园,即使是在30年后的今天,虽然它已于襄渝复线建设拆迁而不复存在,可是一直以来,那仍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外婆在这座靠山临水不起眼的小房子生活了60多年,外公外婆在这土坯房里养育了四儿四女。土坯房只有四小间,一间堂屋一个小厨房,两小间卧房,总面积不超过60平米。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十口人是怎样在这样逼仄的房间里生活居住的。无论是厨房、卧室还是客厅,没有一件齐整的家具,称之为家徒四壁毫不过分。土墙因为常年烟熏火燎黑黢黢的,一不注意手脸衣服就会蹭黑,因为没电,天一擦黑屋子更显阴暗,给童年的我曾带来无尽的恐惧。堂屋中间有个大地窖,盖板的缝隙很大,每次从地窖旁边经过我都提心吊胆绕圈而走,生怕自己掉进去。可怕的东西总令人好奇,我曾趴在地窖旁边透过缝隙往里窥视,深幽诡秘凉气逼人,不觉让人联想里边是否隐藏着妖魔鬼怪,因此对洞穴更为敬畏。在这破旧的小房子里,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外公外婆养活养大了八个儿女,四个儿子在这里举办了婚礼,然后一个个白手起家艰苦创业,现在的四个舅舅,家家有洋楼,这是当初谁都不敢想象的生活。
    30年前这土房子里没电灯没电视没电扇,有虫子老鼠还有蛇有地窖,这都是我害怕的东西,可它还是深深的吸引着我。一放假,几个舅舅或是小姨就会骑着自行车来接我们姐弟三个去度假。妈妈一般不允许我们三个一起去,因为她知道外婆家的日子有多苦。我那时候小,一点不懂外婆生活的艰辛,不知道我们去了多一张嘴是要给外婆增添额外的经济负担的。欢天喜地到了外婆家,没人吵没人骂,什么活儿都不用干,在家里总还是要帮大人扫地洗衣择菜做饭洗碗的,而在外婆家我连碗都没洗过。每天早晨等我起床,外婆早上山坡劳动去了,年龄相近的小姨给我弄吃的,然后跟她一起上山砍柴。小姨很矮,十来岁就没上学,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砍柴,全年的柴火供应都是她的事。我陪她呢,是看她砍柴,看她捆柴,看她背柴,下山的路不好走,两手空空的我往往还需要她搀扶着走。外婆家的饭粗粮多,蔬菜少,每顿最少有七八个人吃饭一般只有三四个菜,不像我们在家人少菜多,那个年代乡下的茶饭缺油少盐,酱油醋什么的基本没有,可我吃的比在家里香,原因是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时刻把最好的东西让给我,所以即使在他们吃不饱的情况下我仍然吃香的喝辣的。

在外婆家记忆最深刻的事情很多,大多跟吃喝玩乐有关。在外婆家,我玩的不亦乐乎。平常在家,父母不许下河不许上山,哈哈,在外婆家每天都上山下河。门前的那块大石头浸在水中,我和小伙伴儿们在上边洗衣服,在深深的水潭里学狗刨,跟男孩子一起钓鱼放羊摘野果,谁家有好吃的都会喊我去。在外婆家,我吃的一定是最好的,总能享受座上宾的待遇。每次去外婆家,外婆都要给我做一顿鸡蛋粉皮汤,美味到极点。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喜滋滋地坐在门槛上吃,我还奇怪为什么舅舅和小姨不吃。懂事后我才知道那鸡蛋面粉竟然是外婆拿个小葫芦瓢走遍村子借来的,不是别人不爱吃而是大家心疼我,把好吃的让给了我。每逢我收假回家的时候,外婆必定走很远的路带我去一家小店买一竹篮麻花让我带回去,每次带麻花回来,妈妈都要责骂我不懂事不体恤外婆的艰辛。后来我才知道那麻花是外婆赊欠的,在80年代工价很低的乡下,她要给人家做很多工才能偿还这笔欠账。知道麻花的来历后,我不再吃麻花,到现在为止我仍不吃麻花,因为看见麻花就想起外婆赊欠麻花的艰难。除了外婆,几个舅妈对我也极好,大舅妈给我煮肉,二舅妈给我烙葱油饼,三舅妈给我包饺子,四舅妈给我蒸包子,家家都尽其所有招待我,我每次度假的日子都要把他们一个月的细粮都吃掉,懂事后才知道自己这个吃货蠢货每次厚着脸皮去外婆家一住一个假期给他们带来的简直是一场灾难。
    我亲眼见证外婆家的穷困,经常没油没盐,甚至没有火柴。每顿做完饭,灶里都要烘着几根柴火,下顿做饭的时候有炭火柴火可用。偶尔也有炭火熄灭的时候,这时候我就跟着外婆一起去邻居家借火。外婆手持一个干草把,在邻居家夹一个火炭放在草把上,边走边吹,有时候半路上小火炭掉了或是火把熄灭了,又得重新去找火种。当时我就决定以后不让外婆这么辛苦的去借火种了。那次回县城是小舅送我,一到家我就找出少得可怜的零花钱买了一大包火柴让舅舅带给外婆,并且一再叮嘱舅舅,不许几个舅舅抽烟用,只许给外婆生火做饭用,我想那是我童年时期在外婆面前做过的唯一一件正确的事情。

年过九十的外婆一生辛劳贫苦,但她从没抱怨过,她没日没夜的勤苦劳作,张罗着嫁了四个女儿,娶了四个儿媳,现在儿孙满堂,媳妇贤惠,女儿孝顺,外婆成了同龄人眼中最幸福的老太太。外婆没读过一天书不识一个字,讲不出一个故事,说不清一个大道理,现在的她都看不懂电视也从不看电视,但是她教育出的子女个个吃苦耐劳,善良乐观,聪明友善,个个事业有成。外婆心地善良,性格坚强,为人谦逊,勤劳朴实,乐善好施,和睦邻里,常为帮助他人克扣自己和家人的吃穿用度。据妈妈讲,外婆经常把自己家床头的竹篱笆掰下来送给路人做成照明的火把,以致她们的床头永远是光秃秃的。外婆在大饥荒年代收留照顾几个孤儿,吃不饱肚子的儿女们曾恨过自己爱心泛滥的母亲,也仇恨过那些跟自己抢饭吃的孤苦孩子们。现在那些孤苦的孩子非常感激外婆的救命之恩,逢年过节都会携家带口来看望外婆,他们像一家人那样亲密无间。外婆一生不曾与人争吵过半句,儿女晚辈们从没听过外婆说过一句粗话脏话,没有诋毁过任何人一句,我们总听到她笑眯眯的夸赞谁谁谁怎么怎么好,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她的胸怀她的修养极为罕见。
   曾经扎实强健的外婆已经离开我们几年了。慈眉善目的外婆就像人间的活菩萨,她有菩萨的口,菩萨的心,菩萨的相。外婆勤劳善良乐善好施的美德感染和教育了我们几代人,我们从外婆的身上学会了谦逊做人认真做事和善待人,过去现在和将来,外婆将始终是我们的老师和是我们的楷模。

[责任编辑:白河]
亚美娱乐手机下载地址